社交恐惧.



刀男|文野|aph|日v ‖我英
冲田组|太芥|极东|双子 ‖轰出
kikuo溺爱|想太|deco|sasakure
长弧文绘手

Lili.

绿谷出久梦见轰焦冻了。

彼时他蹲在墙边,拿着根狗尾草逗着不知从哪里跑来的一只小猫。接着他用余光看见轰焦冻出现了。——很突兀地,一下子就出现了。绿谷出久深吸了一口气,包围着他的是晨露和朝颜花的气息。照理说朝颜花是没有味道的,可是非常不可思议地,他就是闻到了朝颜花的味道。是甜的,有点像silver lili,又有点像轰焦冻的气息。

轰焦冻走过来之后绿谷就站起身,猫咪舔着上唇看着他和他们的影子。轰焦冻眨了眨眼,眼神晦暗不明。绿谷出久就很自然地对轰焦冻伸出手,他说,轰君,你别怕。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呀。话出口后他有些局促地眨了眨眼,张了张嘴没有营养地打了哈哈还挠了挠...

我突然,突然就喜欢上了没有任何cp向的冲田组。
他们会一起带着有一股咸鱼气息的dalao眼镜招摇过市,一边在心里偷笑对方的傻里傻气一边在心里寻思“今天的我也是如此酷炫”。他们会一起上街撸串,在街边小铺喝的酩酊大醉嚎啕大哭,像兄弟相认一样抱住对方抱怨最近的苦楚。他们也会有喜欢的女孩,一个生涩地上前搭讪一个在旁边若无其事地当僚机。当然也会失败,那时他们就一块去k歌,然后勾肩搭背地沐浴着夕阳回家。
他们一直是好哥们好伙伴。他们本该这样的。

MHA/轰出 若草物语

◎MHA/轰出 若草物语
◎御茶子视角
◎成为了职英之后的事
◎有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出茶
————————————————————

好,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吧。
关于两个男孩子的故事。

我认识焦冻和木偶很久了。

我和木偶的关系相当不错——虽然这么说是有些大言不惭啦。但是一开始的时候,他每次和我说话,都会红着脸不知所言。当时觉得他真的好可爱啊。
反过来,我和焦冻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了……我在雄英几乎都没有和他说上几句话,因为他是在是太少言寡语啦!
总之,焦冻和木偶,是完全不一样、一点儿相似的地方也没有的——像是夏天和冬天一样,是两个极端。我本来也以为,他们两个不会有什么交集的。

不过,这两条平行线...

◎MHA/轰出 鲸鱼病房的某个前夜

◎MHA/轰出 鲸鱼病房的某个前夜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一点点积蓄的悲哀和温柔交织,到最后完全喷薄而出”的感觉
◎ 有私设 是Be 轰出已交往
◎是曲梗,建议配合原曲食用
————————————————————
final.
“呐、最后再来说说话吧。”
朦朦胧胧间映入眼帘的是,连着黑色管子和透明罩子的你的唇齿。
“对了——虽然可能有些不太靠谱——但是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比我幸福的。”

然后你笑了起来。

1
轰焦冻每天放学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街角那家最出名的店去买炸猪排饭。紧接着他要穿过拥挤的人群,踏上沙丁鱼罐头般的公车,在闷热间拼命贴近车门下车。
下车之后他会先甩甩额间的汗水,然后熟捻地坐电梯上到4楼。...

MHA/轰出 想让你听见的是

◎MHA/轰出 想让你听见的是
甜的,因为是庆祝久诞.
有关生活.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推荐bgm:みきと—走马灯,我求求各位爸爸一定要听.
假装和前篇 第二杯半价 有一点点联系.
————————————————————

0

回想起来的、是你的声音和沉闷的炎夏。
“我总有一天也……”会消失的吧。
……说不出口啊。

1
“那就交往吧。”

绿谷出久还记得轰焦冻对他说出这句话时,自己的心理活动。他先是听见脑子里嗡的一声好像炸开了一朵蘑菇云,然后是汹涌的耳鸣和如浪潮一般的欣喜。他假装把脸埋在臂弯里,实际上是在偷看轰焦冻。透过细微的光线,映入眼帘的是少年微微发红的耳根。
啊啊…无论怎么想都有如不切实际的梦境啊。...

!!!!!!!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MHA/轰出 第二杯半价

◎MHA/轰出 第二杯半价
◎饮料相关,曲梗
◎甜的,有私设
————————————————————
1
绿谷出久每次路过那家饮料店时,都能看见门口那块花里胡哨的牌子。粉色荧光笔画出的花朵,橘色的胖猫,以及那一行最为醒目的——“第二杯饮料全部半价!”
绿谷没有进过那家店。
令他止步的并非门口的浮光流转或是稀奇古怪的饮品名。

2
“啊、轰君?”
绿谷见到轰焦冻的时候有点惊讶。不过其实更惊讶的是轰。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抬起眼看了看玻璃门上蔓延着的水雾以及同风雨一块摇摆的风铃,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正擦拭着的杯子。
“我请你喝杯奶茶吧,绿谷。”他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反正是剩下的。”
……真是直率呀轰君。绿谷垮...

一路小心噢。
我会想你的。
等你回来噢。

目送[大和守安定视角]

◎目送

元治元年六月五日的黄昏,冲田君牵着我的手,走过大街小巷,回到新选组屯所。夏日的气温一向非常高,热的我汗水湿了脊背。
那么晚上就清光和我一块去吧,辛苦了安定。冲田君笑着说。
你这家伙一定给我保护好冲田君啊——依稀记得当时这样说的。当时那赤红眼瞳的付丧神嘴角美人痣翘得老高,声调携杂着与生俱来的傲气。那是、当然的咯——听近藤先生说今天的战斗可重要了呢,我回来之后给你描述我们的英姿时你可不要太羡慕。他是这么回答我的。那我当然就立刻炸毛啦,我扑上去和他撕做一团,直到冲田君把我们俩分开。

出阵的时候,我站在大门口抱着本体看着他们。清光跟在冲田君后头,披着浅葱色的羽织,倒是有几分英姿飒爽。他手指轻...

[堀川国广乙女向]“猜猜我有多爱你?”

“猜猜我有多爱你?”
——————
堀川国广乙女向。
审神者有名字,叫唐晚。
一点都不甜。
————————
1
唐晚头次见到堀川国广、是在七月的一个炎热的日子里。
具体情况唐晚已经记不太住了。残存的记忆里,只有澄澈的、浅葱色的瞳眸仍隐隐发着光。
“兼先生在吗……?”
“啊、在的。”
“……太好了。”
他笑了。
笑容仿佛葳蕤夏色。
2
唐晚自此就留意起了堀川国广。
她躲在居室里,透过拉开一条缝的纸窗盯着堀川国广看。她看见付丧神盯着出战记录书全神贯注,她看见付丧神拉了把内番服穿过晨雾和曦光忙忙碌碌,她看见付丧神微微歪着头和和泉守说笑。
唐晚不是个善于将感情表达出口的人,她眼瞅着堀川国广从三队跳到二队再跳到一队连句鼓励的话也说不出...

© 坎特雷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