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还是不要对我抱有希望会比较好喔。

我爬坑了,我改吃轰爆了。

但是为什么我满脑子都是产轰出产轰出产轰出产轰出【?

【其实是只要轰轰在左位就可以

【but雷轰茶

吃花

我15岁的时候上高一,每天坐在教室里的时候完全没想着学习。我想去外面偷花吃。

偷花吃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偷花吃。桃花是甜的桂花是苦的,丁香没有什么味道,不过一大簇口感倒挺好。

春天的时候啊我们那边风大,桃花就携着风哗啦啦地满地乱滚。我初三的时候,有一次打着伞去拾花,拾到手里的时候我只觉得,它真好看,真鲜活。

我那时是没想太多的,不过如今想来那花的的确确是轻轻告知过我:我死了。的。

我从小到大一直好糊弄,给我读不完的书和用不完的纸笔就够做我的精神食粮。但是我十四岁的时候开始矫情了,我开始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然后我就思考,对我来说什么是有意思的呢?我就去偷花吃。

我在家附近的大...

Lili.

绿谷出久梦见轰焦冻了。

彼时他蹲在墙边,拿着根狗尾草逗着不知从哪里跑来的一只小猫。接着他用余光看见轰焦冻出现了。——很突兀地,一下子就出现了。绿谷出久深吸了一口气,包围着他的是晨露和朝颜花的气息。照理说朝颜花是没有味道的,可是非常不可思议地,他就是闻到了朝颜花的味道。是甜的,有点像silver lili,又有点像轰焦冻的气息。

轰焦冻走过来之后绿谷就站起身,猫咪舔着上唇看着他和他们的影子。轰焦冻眨了眨眼,眼神晦暗不明。绿谷出久就很自然地对轰焦冻伸出手,他说,轰君,你别怕。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呀。话出口后他有些局促地眨了眨眼,张了张嘴没有营养地打了哈哈还挠了挠...

我突然,突然就喜欢上了没有任何cp向的冲田组。
他们会一起带着有一股咸鱼气息的dalao眼镜招摇过市,一边在心里偷笑对方的傻里傻气一边在心里寻思“今天的我也是如此酷炫”。他们会一起上街撸串,在街边小铺喝的酩酊大醉嚎啕大哭,像兄弟相认一样抱住对方抱怨最近的苦楚。他们也会有喜欢的女孩,一个生涩地上前搭讪一个在旁边若无其事地当僚机。当然也会失败,那时他们就一块去k歌,然后勾肩搭背地沐浴着夕阳回家。
他们一直是好哥们好伙伴。他们本该这样的。

MHA/轰出 若草物语

◎MHA/轰出 若草物语
◎御茶子视角
◎成为了职英之后的事
◎有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出茶
————————————————————

好,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吧。
关于两个男孩子的故事。

我认识焦冻和木偶很久了。

我和木偶的关系相当不错——虽然这么说是有些大言不惭啦。但是一开始的时候,他每次和我说话,都会红着脸不知所言。当时觉得他真的好可爱啊。
反过来,我和焦冻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了……我在雄英几乎都没有和他说上几句话,因为他是在是太少言寡语啦!
总之,焦冻和木偶,是完全不一样、一点儿相似的地方也没有的——像是夏天和冬天一样,是两个极端。我本来也以为,他们两个不会有什么交集的。

不过,这两条平行线...

◎MHA/轰出 鲸鱼病房的某个前夜

◎MHA/轰出 鲸鱼病房的某个前夜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一点点积蓄的悲哀和温柔交织,到最后完全喷薄而出”的感觉
◎ 有私设 是Be 轰出已交往
◎是曲梗,建议配合原曲食用
————————————————————
final.
“呐、最后再来说说话吧。”
朦朦胧胧间映入眼帘的是,连着黑色管子和透明罩子的你的唇齿。
“对了——虽然可能有些不太靠谱——但是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比我幸福的。”

然后你笑了起来。

1
轰焦冻每天放学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街角那家最出名的店去买炸猪排饭。紧接着他要穿过拥挤的人群,踏上沙丁鱼罐头般的公车,在闷热间拼命贴近车门下车。
下车之后他会先甩甩额间的汗水,然后熟捻地坐电梯上到4楼。...

MHA/轰出 想让你听见的是

◎MHA/轰出 想让你听见的是
甜的,因为是庆祝久诞.
有关生活.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推荐bgm:みきと—走马灯,我求求各位爸爸一定要听.
假装和前篇 第二杯半价 有一点点联系.
————————————————————

0

回想起来的、是你的声音和沉闷的炎夏。
“我总有一天也……”会消失的吧。
……说不出口啊。

1
“那就交往吧。”

绿谷出久还记得轰焦冻对他说出这句话时,自己的心理活动。他先是听见脑子里嗡的一声好像炸开了一朵蘑菇云,然后是汹涌的耳鸣和如浪潮一般的欣喜。他假装把脸埋在臂弯里,实际上是在偷看轰焦冻。透过细微的光线,映入眼帘的是少年微微发红的耳根。
啊啊…无论怎么想都有如不切实际的梦境啊。...

!!!!!!!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MHA/轰出 第二杯半价

◎MHA/轰出 第二杯半价
◎饮料相关,曲梗
◎甜的,有私设
————————————————————
1
绿谷出久每次路过那家饮料店时,都能看见门口那块花里胡哨的牌子。粉色荧光笔画出的花朵,橘色的胖猫,以及那一行最为醒目的——“第二杯饮料全部半价!”
绿谷没有进过那家店。
令他止步的并非门口的浮光流转或是稀奇古怪的饮品名。

2
“啊、轰君?”
绿谷见到轰焦冻的时候有点惊讶。不过其实更惊讶的是轰。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抬起眼看了看玻璃门上蔓延着的水雾以及同风雨一块摇摆的风铃,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正擦拭着的杯子。
“我请你喝杯奶茶吧,绿谷。”他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反正是剩下的。”
……真是直率呀轰君。绿谷垮...

一路小心噢。
我会想你的。
等你回来噢。

1 / 2

© 坎特雷拉 | Powered by LOFTER